联盟发起单位: 教育部人社部发改委国资委

自由职业比固定工作更有前途?

发布时间:2014-09-28 来源:

现今的雇主和雇员都在彼此欺骗——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的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在他的新书《联盟:网络时代如何管理人才》(The Alliance: Managing Talent in the Networked Age)中这样写道。

当然,在你新入职的第一天,老板都会对你表示热烈欢迎,并且“表示他希望你今后能留在公司效力多年”,霍夫曼写道。但之后你从人力资源部那里发现了真相:你有一个为期90天的试用期,然后会成为一个“可以被随时解雇的雇员”。

霍夫曼认为,在如今这个时代里,各大公司必须更加敏捷灵活才能获得成功,公司期望雇员忠诚,但拒绝对雇员的职业保障或职业发展作出承诺。他写道:许多公司对待雇员就像“对待短期商品”那样。

他解释说,作为回应,雇员会相应地采取规避风险的措施,“不管他们在招聘过程中或年度评审期间宣称自己对公司多么忠诚,每当一个新机会出现时,他们还是会选择跳槽。”

针对这个问题,霍夫曼提出的解决办法是“联盟”——雇主与雇员之间根据他们给彼此带来的价值而建立的一种新的关系。这个关系是围绕“任职期”这个中心建立起来的。根据在LinkedIn采用的这个方法,雇主坦言他们正在招聘雇员从事三类工作中的某一类,而这三类工作都有各自的工作期限:

* 轮岗型任职期,通常针对初级雇员,他们为公司工作一至三年。这类似于投资银行的分析师招聘计划。其目的是为雇员和雇主双方创造一个评估新员工未来是否适合在公司发展的机会。

* 转换型任职期,雇员被招来从事一项特定的任务,任职期通常为二至五年,但具体可由该雇员与雇主协商决定。

* 基础型任职期,更像是执行关键性任务的雇员与公司之间建立的一种长期“婚姻”关系。他认为,大多数高管都应该获得这种安排。

一旦任职期接近尾声,该雇员承诺给予雇主“优先谈话权”——意思是他或她将会在与其他雇主交谈之前,先与现任雇主讨论自己的未来职业规划。

霍夫曼说得没错,在我们当前的就业体制中,企业的雇主和雇员双方都被迫生活在谎言之中。从一位雇主那里,我第一次听说这本书里提出的理论,这位雇主的理解是这意味着各大公司未来将不再必须提供永久性工作,这让我很好奇。

但在读完这本书之后,我很难从中看出这个体系会如何真正帮助到众多雇员。根据这种安排,这些雇员其实似乎相当于享有公司福利的自由职业者。

是的,如果你是一位现年25岁的软件工程师,想要从一家知名公司那里获得一些企业任职资历,然后出去募资创办自己的公司的话,那么“轮岗型”任职期可能适合你。而对于广受欢迎、赢得“基础型”任职期的雇员而言,这种安排为他们提供了稳定的经济来源,这意味着他们完全可以承担高成本生活,比如供养一个家庭以及购置一套住房。

但是,对于许多 “转换型”任职期的中间阶层人员来说,我看不出这个体系有什么益处。或许这是因为我是一个全职的自由职业者。但我不明白,为什么LinkedIn珍视的那种具有创业头脑的雇员(他们具有市场需要的技能,而且有能力在任职期结束时通过谈判达成续约)会接受这种安排。除非这家公司拥有LinkedIn那般的威望。

对于那些不像LinkedIn那么有魅力的公司而言,它们承诺新员工将会从事有意义的项目,以此为新员工提供机会和职业发展,让他们加入该公司的“校友”网络,或许在任职期结束时还能获得续约,他们真的能够以此吸引到顶尖人才吗?“转换型”任职期存在许多内在的经济风险。对于许多属于霍夫曼所谓的“企业中间阶层”的人员而言,如果他们在任期结束后重新面试时没有得到续约,那么可能将无法维持现有的生活方式。大量优秀的专业人士都是家庭的经济支柱,他们很可能会自己选择脱离这种安排。

或许我漏掉了某些关键点,但有资格获得转换型任职期的往往是那些最有能力且最具创业头脑的雇员,但他们还不如自行从业,作为像LinkedIn这样的一家公司的顾问,同时向其他客户提供服务。这样的话,他们其实可以确保自己在任职期结束之后仍然拥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同时从自己的工作中获得保障。今天,大多数自由职业者可以按照《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规定获得某种类型的医疗保险福利,所以他们不必出于这方面考虑而让自己受制于一个雇主。

与此同时,从事自由职业越来越容易获得成功,这要感谢面向自由职业者的数字市场,以及各种职业平台,比如里德·霍夫曼打造的LinkedIn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自由职业者联盟(Freelancers Union)和自由职业者工作发布市场Elance-oDesk最近联合进行的一项名为《美国从事自由职业的情况》(Freelancing in America)的研究显示,目前有34%的美国人从事自由职业,其总人数达到5,500万人。其中77%的自由职业者表示,他们的收入不低于他们在传统工作中的收入,而42%的自由职业者说,他们作为独立的自由职业者赚到的收入要比传统工作高。

这项调查把自由职业者定义为:“在过去的12个月里从事补充性、临时性或者基于项目或合同的工作的人。”其中最大的群体是承包人(占40%)——人数达2,100万人。

我认为,对于想掌控自己未来命运,而不想以传统管理级工作所要求的方式锁定自己时间的人而言,最光明的未来在于实现职业独立,最大限度地开拓自己作为自由职业者的未来。

千禧一代比他们的父母更加容易理解这点,因为在初次进入职场时,他们就面临着有史以来最残酷的环境,而他们的父母则是在旧的工业就业模式仍然蓬勃发展的时候寻找到自己的第一份工作的。正如《美国从事自由职业的情况》调查报告所指出的,年龄在35岁以下的员工接受自由职业的速度高于年龄在35岁以上的员工。

和七年前开始从事自由职业时的我一样,现在的这些年轻的自由职业者正在慢慢弄明白一点:与其让自己受限于一家雇主,不如为多家雇主工作,这会给你带来更多的职业发展机会,以及许多建立人脉关系和协作的机会。如果你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有效地推销自己的服务的话,那么就不存在人为的职业发展瓶颈来阻挡你晋升,或者获得真正符合你劳动价值的报酬。

唯一的代价是需要减少依靠债务的消费生活方式,这也是曾经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自由职业者迅速认识到,为了减轻延迟付款的客户对自己造成的不利影响,与收入稳定的人群相比,他们需要在银行里存放更多的现金。

如果雇主想要吸引当今最优秀的人才,那么他们就应该读一读《美国从事自由职业的情况》调查,考虑一下那些独立的自由职业者对他们的选择所给出的理由:

“因为这让我有机会追求自己的创意梦想;这种创造力在办公室环境里会很难找到。”

“我更喜欢这种自己选择做哪一类工作的自由,我的日程安排不用受到别人的控制,而我的选择也不用听从别人的指令。我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且为此而获得赞赏,可以通过我的工作让世界更加美好。而且,与办公室的职场环境相比,这样承受的压力也少些……”

“最初是因为需要为家庭创造额外收入,后来变成帮助我实现个人成长并且创造财务自由的途径。”

拥护任职期制度的雇主需要提供比以上这些更多的内容,才能吸引最有才华的人才。对于广受欢迎、可以在任何自由职业机会充足的领域里获得工作的专业人士而言,一份有活力的独立职业所带来的好处,是那些他们需要不断接受面试的工作难以提供的。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作者:Elaine Pofeldt